德甲拜仁外围-解码中国医药的“连云港现象”

发布日期:2020-07-30 13:54:11

原标题:解码中国医药的“连云港现象”

一个南京知青的“口述历史”

如今的正大天晴

一九八七年的东风制药厂

恒瑞医药、正大天晴、豪森药业、康缘药业,是连云港人家喻户晓的“四大药企”,4家药企分列2019年中国医药研发产品线最佳工业企业第一、二、四、八位。蓬勃发展的医药产业,是连云港实现“高质发展、后发先至”战略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巨大支撑。

今年3月18日,省委书记娄勤俭考察连云港开发区,对连云港医药发展的成绩和前景予以充分肯定,他指出:“这里有条件有希望打造具有世界知名度的医药产业高地。”连云港充分用好自贸区、综保区、国家级开发区“三区叠加”的政策红利,聚焦“中华药港”核心区项目建设,全面推进新医药产业转型升级,持续扩大新医药产业影响力,全力打造世界级医药产业特色园区。

“一个不是很发达的城市,拥有全国最强的医药创新能力。人们都称之为中国医药的‘连云港现象’。我也一直在研究这个现象。”今年71岁的陶惠启正在南京家中休养,他通过电话欣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这位当年正大天晴的“掌门人”,是南京下放连云港南云台林场的老知青,也是四大药企企业家中的老大哥。作为当事人,他的口述创业史有助于我们解码中国医药的“连云港现象”。

记者从连云港市档案馆查到了《一九八三年东风制药厂企业整顿验收呈报材料》,这份文件记载:“1983年,1到10月份全厂超产奖和基本奖人均每月达到13.4元,其中1983年9月全厂最高的奖金为24.01元,最低2.6元。”记者与陶惠启的对话,是从解密企业成功的钥匙开始的。

【口 述】

搞企业关键在人才。当时我们厂里的大学生对我说,陶厂长,我的同学到深圳,薪水是我的几倍,你厂长也没有权力给我加工资,所以我就感觉到不改制就不行了,不改制迟早要被别人竞争垮。改制实际上很重要的就是你想改,还要领导同意才行,当时改制一个很大的障碍就是好企业舍不得改。我们东风制药厂之前是什么?原来是建设兵团一师一个小制药厂,当时师部为了解决家属的工作,又调了一些优秀的知青来筹建了这么一个小药厂,开始就是配点葡萄糖注射液,产品很单一。后来叫东风制药厂,属于江苏农垦的。农垦又不在医药行业,它是属于体制外企业,医药行业才有葡萄糖的配给计划、瓶子的计划,像我们这个什么计划都没有。什么计划都没有,就更艰难,好处就是我们提前进入市场经济。

1983年,很多知青跟我说要离开厂子返城。当时厂子在林场,他们对我说:“老陶,我们自己在山里就算了,孩子要上学了,总不能在山里上学。”为了留住这些骨干,我们就想搬到连云港市区,当时省农垦系统在巨龙北路还有个磷肥厂,厂子有污染,面临搬迁,我们药厂没污染,就争取吃下这个磷肥厂。磷肥厂是县团级单位,300多人。我们是科级单位,200多人,在江苏农垦领导的支持下,我们1984年实现了小厂吃大厂,就是现在巨龙北路的天晴制药老厂区。

后来正大天晴改制成功,包括连云港的几个企业改制成功,都得益于我们碰到好的领导。就像我们的企业是赚钱的,赚钱的时候要搞合资,很多人就反对。我们职工也反对,说给资本家干活了嘛!我们企业领导班子思想也不统一,这么好的企业卖给人家干什么?1997年省农垦领导支持我中外合资,而且是外方控股,从1995年谈到1997年,谈了两年。从改制那天起,人才就留住了,当时就是为了留住人才、企业发展,不是为别的目的。

我很感谢江苏农垦的领导,也很感谢连云港市的领导,连云港的几个企业包括我在内都感受到市里各级领导对我们的关怀,连云港市各级领导对医药的重视我是感同身受。

连云港的各级政府对我们都很支持,我就感受到我们企业虽小但是政府的服务意识很强,都很廉洁,风气也很正。连云港医药产业发展中一个很重要的人物,是连云港医药局原局长徐维钰。我们企业当时是连云港医药行业的第一,他来调查为什么我们企业发展得很快。他一看厂长很年轻,我当时三十多岁当一把手,很年轻。第二个思路非常好,重视研发、创新。然后回去他就把企业班子改了,原来连云港制药厂和中药厂都是老厂长,老厂长观念肯定跟不上嘛,年轻的大学生孙飘扬是技术员,就先把他提到连云港制药厂副厂长,然后提了厂长。中药厂的肖伟也是这样的。

连云港药企崛起的外部原因,我觉得首先就是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政策好,第二是执行政策的连云港市党委政府执行得力,第三个是政府支持改制。改制后企业家的位置得到保证。医药企业我觉得五个特点:四高一长,高技术、高投入、高风险、高回报,长就是回报周期长。恒瑞的孙飘扬、康缘的肖伟都还在企业干,我陶惠启干了27年,不是身体不好一定还在干。

从企业的内部原因看,我们聚焦一个主攻方向,正大天晴的肝药,恒瑞的肿瘤药,康缘的妇科药,都是在某个产品做到全国老大再向别的领域扩展。企业自身体系建设,研发体系、销售体系、财务管理也比较好。

连云港药企形成集聚效应。我们几个年轻的厂长都有上进心,互相学习、互相启发。恒瑞的销售,开始是学习我们的,做得好了,我们又反过来学他。我们跟正大集团合资以后,正大集团的财务管理很正规,世界有名,恒瑞的财务管理也是学我们。恒瑞创新能力强,跟恒瑞相比,我们合资后每年要分红,企业用于研发的积累比较少,而恒瑞一直是行业内用于研发比较多的。

连云港市药监局原局长史勤勤已经退休数年,她告诉记者,徐维钰老局长是南京大学化学系分配到连云港工作的老大学生,有很好的眼界和胸怀,积极提拔年轻人。孙飘扬、肖伟、李永安(连云港德源药业的董事长),都是20多岁、30多岁走上市属企业厂长岗位。这几个年轻的厂长,在一起争、比、帮、赶,形成了良性竞争。为了发展,这几位药企当家人不约而同地“冒险”求变,陶惠启拍板20万元购买了猪苓多糖注射液专利;孙飘扬120万元收购了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专利;肖伟揣着职工集资和“求来”的银行贷款启动了桂枝茯苓胶囊研发。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,国家、省医药主管部门都对连云港的企业给予了大力支持和正确指导。

上世纪80年代以来,连云港市医药产业从生产大山楂丸、紫药水、红药水等技术含量低、附加值低的传统产品起步,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已形成了化学创新药、现代中药、医疗设备及医用材料三大产品群,建成了抗肿瘤药物、抗肝炎药物、麻醉手术用物、新型中成药、新型药用包装材料、医疗器械六大生产基地,成为国内最大的抗肿瘤药物、手术药物、精神类药物、造影剂、肝健康药物研发生产基地。建立了国内领先、接轨国际的创新研发体系,涌现出一批国内同行业领军企业,实现了从仿制向原创、从领跑全国到参与全球竞争的飞跃式发展,享有“中国医药创新看江苏、江苏医药创新看连云港”的美誉。

以市场为导向,作为首批沿海开放城市的连云港,在医药产业发展上政府与企业持续共同发力。连云港市一直注重新医药产业的培育和发展,按照国际一流的药品研究、开发、生产、流通标准设计打造了优势互补、错位发展、各具特色的产业载体。早在2000年,连云港市就规划设计了国家火炬计划连云港新医药产业基地;2016年,又启动建设了江苏省原创化学药创新中心。2018年以来,作为“高质发展、后发先至”行动纲要的重要组成部分,“中华药港”建设顺利启动。“中华药港”充分发挥恒瑞、康缘、豪森等龙头企业的带头示范效应,推动创建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,力推平台共建、资源共享、生态共筑,全力构建医药创新的策源地,争当成果转化的承载地,打造产业发展的集聚区。2019年,“中华药港”为药企减税10.9亿元,政府用真金白银的投入继续帮助企业发展。本报记者 程长春

本报通讯员 赵 进 黄永艳 高长征

照片提供:连云港市档案馆、连云港开发区党群部

德甲拜仁外围
上一篇: 德甲拜仁外围-在大健康风口下腾飞的金慧艾医药
下一篇: 德甲拜仁外围-数据威联合中国医药物资协会 共同发布医药新零售发展蓝皮书